主办单位:中共十堰市委政法委员会
首页 > 政法文化 > 正文

擦亮“光荣牌”

来源:丹江口市    时间:2019-02-21 15:35:06

  春节,带着妻子女儿回农村老家和母亲团年。

  刚踏进家门,人还未坐定,母亲便张罗着“先擦光荣牌”。这是我每次回家,母亲让我干的第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在母亲心中这可是我家的“大事”,母亲总要我当着她的面来完成。这次和往常略有不同的是,母亲叫我和女儿一起擦拭。

  母亲说的“光荣牌”上有“军属光荣”4个大字,是30多年前我当兵走时乡政府发给家里的,即便是现在我转业到地方工作已15-6年了母亲依然保留着。塑料制作的光荣牌原本是挂在门框上头的,母亲担心天长日久被风化,便将其取下、镶上镜框,摆放到堂屋柜子的高处。红底黄字的光荣牌虽不大,因镶在镜框里,擦亮了,在光照下闪着光。母亲手掐着腰、昂头望着,一副得意的样子。

  擦拭光荣牌的“任务”,细细算来我“干”了快30年了。擦拭镜框的抹布已变换了好几种:80年代末90年代初,母亲从破旧衣服上撕下一块儿清洗干净了用来做抹布,后来换成了涤纶手帕,现在用的是20多元一条的“专用”毛巾。

  母亲是个十分节俭的人。在我的印象里,母亲从来没有给她自己买过衣服,直到现在都70多岁了,还保持着从集镇上买回布料、自己裁剪缝制的习惯。母亲年轻的时候,村里人都夸母亲针线活儿做的好,我当兵之前的几乎所有衣服也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地缝起来的。在部队提干以后包括转业回地方工作了,我每次都给母亲买些衣服回来,走时再给母亲留下一些钱。可是,那些衣服,母亲只在逢年过节时才穿;那些钱,母亲总要退回来一半。母亲说:“我现在还做得动,能养活自己;你还要供孩子上学呢,别在我身上乱花钱。”

  节省的母亲在对待光荣牌上却变得“奢侈”许多,又是装镜框又是买毛巾的。母亲60岁那年,我回家给母亲祝寿,却十分生气地对母亲发了脾气:“我现在已不是军人,你也不再是军属了,还留着那牌子干啥?!”我语气很重:母亲到了需要我赡养的年纪,却让我的孝心打了折扣。

  从那次我发脾气之后,母亲变得爱和我交流多了。每次回来,母亲还是让我擦拭光荣牌。擦拭完毕,母亲便会问到我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每次,母亲都问的很仔细,我也都会毫不保留地把一年来的情况告诉母亲。母亲勤劳一生,也严格要求子女勤奋工作;母亲没有文化,却特别支持子女终生学习。当得知我工作热情不减、长期坚持学习,母亲便会十分开心。

  有时,我也会在母亲面前流露出工作懈怠的情绪。此时的母亲表情很平静,站起身来领我“参观”她猪圈养的猪、菜地种的菜。母亲的菜地不大,约有几分地的样子,菜的品种却有6、7种,其中有一小块地还空着,母亲说要把地翻了种什么菜的。我拿起地上的揪,准备帮母亲翻地。母亲一把夺了过去,嘴里嚷着:“这不是你干的活儿。”便不管不顾地挖了起来。

  看着身材娇小却精神矍铄的母亲,我心里有一股酸酸的味道、眼框里似乎有泪水在打转:这是给了我生命的母亲,她养育了我却从不向我伸手,甚至拒绝我的种种帮助。一生都靠自己的劳动生活,过着清静平淡的日子,母亲却活得很知足。

  我清楚自己当初内心所想的是把擦拭光荣牌当作母亲的一个心愿去完成,却不清楚是从啥时候开始自己打心底里是乐意去做的。

  母亲对我的影响潜移默化。我笃定做一个“行事光明磊落、坦荡无私”的人。作为一名长期奋战在涉法涉诉信访工作一线的老兵,我以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本分,始终带着感情去做群众工作,致力于帮助来访群众解开“心结”,化解他们心中的怒气、怨气。在用真心真情帮助他们协调解决合理诉求的同时,我时常用母亲的例子去开导、说服他们,他们也会回应我一个大大的赞。

  在群众的好口碑里,我也能时常反躬自省、检讨自己的不足。在一旁听了我与母亲的谈话后,女儿插话说:“爸爸真正悟透了奶奶让你擦拭光荣牌的要意了。”

  是的,我在做这件事时,心中有感恩、有崇敬、有责任...,每一次都是一次精神洗礼,每一次都是一次心灵净化。我想:今后即便母亲不再督促我了,我也会把这件事做下去的,并要求我的女儿也永远地做下去。(作者/胡明)

Copyright © 2018 中共十堰市委政法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719-8662051、8616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