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共十堰市委政法委员会

以谈恋爱为名引诱女孩卖淫 十堰警方打掉一跨省卖淫团伙

来源:十堰晚报    时间:2019-01-28 09:28:53

  他们打着谈恋爱的幌子,把女孩从外地引诱至十堰,并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大肆招嫖。昨日,十堰警方对外通报,经过长达半年的调查,成功打掉一个跨省卖淫团伙。23日,经十堰市茅箭区检察院批准,涉案的8名嫌疑人已全部被批准逮捕。
  雷霆出击,成功端掉两个色情窝点
  去年5月份以来,市公安局接到市民举报,经常有人在宾馆、旅店派送一些色情卡片,或者手机上会莫名收到言语露骨、衣着暴露的微信信息。东岳公安分局扫黑除恶办公室立即成立专班,并对该案进行秘密调查,查找可疑线索。
  经过多方排查和线索甄别,专案组发现这是个有着极严密组织的卖淫团伙,他们长期租住在宾馆,出入有车辆接送,并且所有的招嫖流程和资金交易全部通过网络进行。而该团伙的主要组织者很少露面,都是利用手机、微信进行遥控指挥。
  去年6月,在前期调查的基础上,专案组认为抓捕时机已经成熟。6月4日凌晨,东岳公安分局调集60余名警力,在市公安局相关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兵分两路,雷霆出击,将该团伙租住的两个宾馆团团包围,一举抓获13名涉案人员。
  涉案人员到案后,专案组并没有发现组织者吴某和骨干份子肖某等人,经过突审,团伙成员供述,吴某在案发当天去了外地,侥幸躲过了民警的抓捕。专案组遂安排专人对吴某的行踪进行追查,并通过电话让亲属劝其投案自首。6月13日,迫于公安机关强大的追逃压力和政治攻势,吴某投案。
  专案组乘胜追击,通过网上追逃、上门规劝等形式,至去年9月底,该团伙4名骨干分子和陆某等11名违法人员全部落网。
  分工明确,“管理层”坐地收利
  根据涉案人员的供述,该团伙分工明确,呈金字塔形的管理模式。吴某作为团伙的“老大”,也是金字塔的“塔尖”,所有的账目收入都汇集到他手中,然后吴某根据之前的约定进行分成。在其下面有客源寻找团队和失足女管理团队,分别负责寻找客源、人员接送,各成员之间各司其职,相互之间互不干涉,各取所需。
  据涉案人员交待,以肖某为首的几名键盘手平时会通过各种社交平台寻找附近的人,然后冒充女性发布一些露骨的图片,故意吸引男性聊天。如果有人上钩,他们就会把失足女的照片发给对方看,相互之间谈拢后,键盘手就会把对方的信息发给吴某,再由吴某来根据内容安排失足女,并安排车辆接送。人手不够的时候,吴某会亲自出马。
  值得一提的是,该团伙在从事非法活动中,所有的账目来往绝大部分都是通过网络平台交易的,很少用现金。因此,每一笔收入第一时间都进入了吴某的腰包,之后,吴某再根据约定的分配方式分别给键盘手和失足女进行网上转账。而反侦察意识极强的吴某明确要求每次交易完毕后,立即删除所有的交易记录,并且成员之间相互的聊天和交易记录也定期清理。
  案发后,在外潜逃的吴某为了躲避公安机关的打击,不仅删除了所有的手机交易信息,注销了微信和支付宝,而且还把之前用的手机都销毁了。为寻找有力证据,专案民警多次赴杭州和深圳,在支付宝和财付通等相关公司的协助下,在海量的信息中找到了该团伙的交易证据和相互之间的记录。
  恋爱为名,专门勾引涉事未深女孩
  “我真是太傻了,现在后悔死了,现在才明白,他们就是把我们当成了挣钱的工具。”在东岳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当说起自己的遭遇,失足女刘某悔不当初。
  刘某原在河南省淅川县某网吧当主管,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老乡宋某,两人处起了对象。在交往的过程中,宋某嫌刘某挣钱太少,便说带她到十堰做美容挣大钱。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刘某言听计从,便听了宋某的话。到达十堰没几天,两人很快就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恰逢此时”,吴某带着田某出现了,他们说宋某欠他们的钱,要求还账。生活都没有着落宋某哪里有钱还账,于是吴某就鼓动刘某去“出台”挣钱。看着男朋友的落入窘境,刘某心软下来便头答应了。之后,她每次出去挣的钱除了被吴某抽走一部分,其它的都给了宋某。而宋某每天就睡在宾馆里,心安理得地花着刘某挣来的钱。
  案发时,刘某依然还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爱情:“做这事情是我自己愿意的,男朋友没有钱,我挣钱给他花。”直到民警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吴某、宋某他们设下的圈套,包括当初逼宋某还钱,那也是提前策划好的演戏给她看。而她口口声声所谓的爱情,只不过是宋某他们骗取失足女的一种手段。面对民警提供的种种证据,刘某这才相信自己原来是被利用了。
  和刘某一样,在该团伙的绝大部分失足女,都是被人以谈恋爱、交朋友蒙蔽了心眼,一时误入了歧途。“以男女朋友关系为幌子,以感情为羁绊,这样能够让她们心甘情愿地听我们的话。”到案后,宋某自己交待。(记者 季栋 通讯员 唐文君)

Copyright © 2018 中共十堰市委政法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719-8662051、8616541